好文法国姓氏的形成种类及变更

发布时间:2019-11-17   转载请注明:http://www.chuanxiongkeji.com/faguomingxing/2019/1117/1581.html 
字号:

  

好文法国姓氏的形成种类及变更

  在论及中国人的改姓现象时,王泉根(2000:211)提到了避耻、避嘲改姓这种情况:“避耻者,耻于和某人同姓;避嘲者,免于被人嘲笑原姓。”无独有偶,在法国也存在这种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如若表示职业的名词是个多音节词,它有时会被指称所售商品的名词替代(Dauzat,1988:170)。例如,姓氏Bouton源自boutonnier(纽扣商)所出售的bouton(纽扣),姓氏Parchemin则源自parcheminier(羊皮纸制造商)所出售的parchemin(羊皮纸)。

  很多法国人的姓氏系受住处附近山川、河流等地形地貌的启发而得来。例如,以Montel、Montet、Monteil或Dumont为姓者的祖先很可能住在山边;第一个选择Vallée、Laval、Lavaud、Lavaux或Duval作为姓氏的人很可能住在山谷里或山谷边;住处附近有河流的人则往往会选择Leau、Rivière、Rive(s)或Rival作为姓氏;居住地的土壤为粘土的人恐怕多半会选择Argillière或Largillier作为姓氏;住在小溪旁的人则姓du Ru……

  很久以前,教名就具有简化的趋势,特别是在儿语中或当大人对小孩讲话时。古希腊人将这种简化后的名字叫做“爱称”。至中世纪末期,成人语言中的爱称也多了起来。一般说来,人们通过给教名加后缀、重复某些音节、省略头音节等方式来创造爱称。例如,Jean加后缀派生出了Jeannet、Jeannot、Jeannin等,Martin加后缀派生出了Martinet、Martinot等,Pierre加后缀派生出了Perrin、Perrot、Perreau等;Aimery省略头音节变为Mery,Andrieu省略头音节变为Drieu;通过重复音节Henri变为Riri,Henriette变为Yéyette,Isabelle变为Bébelle……后来,很多爱称也演变为姓氏。

  姓氏是人类社会维系血亲、区分族别的重要依据,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对其进行研究有着诸多意义。本文初步探讨了法国姓氏的形成、种类及变更,希望有助于促进国内法国姓氏学和姓名学方面的研究。

  有时,外国移民也会采用与其原姓氏意义相同的法语单词作为新姓氏。在法德边境地区,这种通过翻译改姓的方式尤为普遍。

  尽管人们常常采用其原籍地的名称作为移民的姓氏,但有时也会将其原籍地的居民统称、民族或种族名当作姓氏。例如,来自布列塔尼的移民姓Breton或Lebreton,来自洛林的移民姓Lorrain,来自诺曼底的移民姓Normand或Lenormand,来自庇卡底的移民姓Picard,来自意大利的移民姓Lombard,来自英国的移民姓Langlais或Langlois,来自西班牙的移民姓Espagnol或Lespagnol……

  乡土姓是最早出现的法国姓氏,它包括所有源自原封地或地产、居住地、城镇、村庄、地形地貌、植物或作物、住所特征、种族名称等的姓氏。

  此外,无论是在旧制度下还是在法国大革命之后,个别平民为了让人以为自己是贵族出身,会故意改变姓氏的拼写,在其前加上一个de。例如,法国著名浪漫主义诗人拉马丁(Lamartine)的祖先原本姓Alamartine(意为“马蒂娜的儿子”),但他为了使自己的姓氏带有贵族气息,便将其改为de Lamartine。

  “绰号”指的是人们根据某人的特征给其所起的本名之外的名字,大都含有亲昵、嘲讽或开玩笑的意味。因此,一个人的绰号与其身体特征、性格特征、发型、衣着等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绰号直接反映了某一时代或某一阶层的大众心理和思想状态。哪个阶层人们的创造力最丰富,哪个阶层人们的姓氏中绰号姓所占的比例也就最高。

  具体说来,绰号又可细分为源自身体特征的绰号、源自性格特征的绰号、源自动物名的绰号、源自植物或食物名的绰号、源自衣着特征的绰号和源自各种工具或物品名的绰号。

  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现实生活中,如果同姓者中有人恶贯满盈、臭名昭著,人们有时也会要求改姓。20世纪初,法国出了一个姓Vacher的杀人犯,此人曾杀害数名牧羊女,激起了公愤。此案审结完毕后,与该犯同姓的一位乡邻马上向市政厅提出改姓的申请并如愿以偿(Dauzat,1988:347)。须指出的是,政府在处理此类申请时颇为谨慎小心。

  当我们看到一个人时,最先引起我们注意的就是其外在的身体特征(包括身材、毛发、发色、长相等)。因此,源自身体特征的绰号所占比重很大,其中不少绰号具有贬义,往往令人想起绰号持有者的身体缺陷。此类绰号姓有Grand(或Legrand,大个子)、Long(或Lelong,高个子)、Petit(或Lepetit,小矮个儿)、Gros(或Legros,胖子)、Chauvet(或Chauvin,秃子)、Brun(或Lebrun,头发为棕色者)、Roux(或Leroux,头发为红棕色者)、Camus(Lecamus,塌鼻的人)、Borgne(或Leborgne,独眼龙)、Bossu(或Bossuet,驼子)、Jolivet(或Jolivot,俊男)、Vilain(或Levilain,丑男)等。

  源自身份的姓氏所占比重极小。属于此类的姓氏有Chevalier(骑士)、Vassal(诸侯,封臣)、Manouvrier(日工,短工)等。须指出的是,不少此类姓氏来自教士阶层,如Clerc(教士)、Beauclerc(英俊的教士)、Prêtre(或Leprêtre,教士,神甫)、Moine(或Lemoine,修道士,僧侣)、Chantre(唱经班成员)、Penancier(听忏悔的神父)等。

  宋全成,20世纪70年代以前法国移民政策的成功因素[J],《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7(7):133.

  法国大革命时期,标示贵族身份的前置词de被取消;但在法国王朝复辟时期(1814—1830),de又得以恢复。

  本文旨在通过对法国姓氏的形成、种类及其变更情况的研究,加深我们对法国姓氏文化和法兰西民族文化的了解,推动法国姓氏学和姓名学的研究。

  至于Aillet(或Aillot,大蒜)、Choux(卷心菜)、Fenouil(茴香)、Froment(小麦)、Millet(黍,稷)等姓氏,Dauzat(1988:205)认为它们并非绰号姓,而是职业姓,最早采用这些姓氏的人便是贩卖这些植物的商人。

  例如,原本以Assassin(杀人犯,凶手,刺客)、Gueux(无赖,卑鄙小人)、Toqué(有点发疯的人)、Garce(婊子,坏女人)、Bordel(妓院,窑子)、Cochon(猪)、Cocu(戴绿帽子的丈夫)、Bonabeau(发音近似beau nabot——坏侏儒)等词作为姓氏者,均向政府相关部门提出申请、要求改姓并获得了批准。

  至于源自亲属关系的姓氏,其数量远远少于源自职业的姓氏。属于此类的姓氏有Parent(父母)、Deloncle(伯父,叔父,舅父)、Frère(兄弟)、Jumeau(或Jumel,孪生子)、Lenfant(子女)、Gendre(女婿)、Neveu(或Leneveu,侄子;外甥)、Parrain(教父,代父)、Filleul(教子,代子)等。

  公元2世纪,基督教开始传入高卢。从公元3世纪起,日耳曼蛮族不断侵入高卢。公元406年,日耳曼人冲破罗马军队的防御蜂拥而至,在高卢的土地上定居下来。公元498年前后,法兰克国王克洛维在兰斯受洗,正式皈依基督教,成为后者的保护人。基督教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基督教的传入和日耳曼蛮族大入侵彻底颠覆了高卢—罗马人的姓名体系,致使其很快消亡。从此,基督教会只认可一种名字,那就是人们在出生或皈依基督教时所取得的教名。由于教名通常从时尚的名字中选取,而每一代都会淘汰一些名字,时尚名的数量必定逐渐减少。如此一来,同名者逐渐增多,增加了辨别的难度。为了利于区分,人们便开始在教名后面加上别名(surnom)。

  姓名是一种语言现象,同时也是一种社会现象,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承载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它与民族国家、社会制度、历史阶段、婚姻状态、风俗习惯、语言文字、思维方式、价值观念均有密切的关系。”(何晓明,2001:5-6)对法国姓氏的研究将有助于我们全面、深刻地了解法语和法国文化,有助于在跨文化交际中提高文化敏感性,达成更好的沟通和交流。此外,在法语教学中适当地对学生进行法国姓氏文化的传授,也必定会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强化他们的学习动机。

  然而,凡事皆有例外。在某些特殊的情形下,改姓却又是不可避免的。一般说来,改姓的原因主要有三个:

  与动物相比,用来喻指人类的植物或食物少之又少。此类绰号姓仅有Poireau(其变体有Porreau、Porre、Pourret、Pourrat等,意为“韭菜,葱”)、Racine(根)、Brouet(稀粥)、Tourte(圆馅饼)、Tourteau(圆形大面包)、Salignon(或Saulignon,盐饼)等少数一些。

  当人们觉得自己的姓氏含义较为粗俗、容易招致他人耻笑或姓氏的发音容易令人产生不好的联想时,便会向当局提出改姓的申请。

  15世纪,随着人们对于家族和血统的日益重视,别名开始作为宗族的标记代代相传,逐步演化为姓氏。法国姓氏确立的具体时间因地区和阶层而异,但总的说来,其顺序是南方先于北方,城市先于农村,贵族先于平民。到了16世纪,几乎所有的法国人都拥有了一个姓氏。

  法国人的祖先高卢人是没有姓氏的。公元前一世纪,罗马人征服了高卢。此后,高卢人便开始采用罗马人的姓名体系,后者由名字(prénom)、氏族名(nom de la gens)和绰号(cognomen)组成。

  这类姓氏首先兴起于贵族阶层,后逐渐扩展至平民阶层。在这类姓氏中,封地或地产名前往往有一个表示来源的介词de。至于de后面跟不跟冠词,则取决于封地或地产名被视作普通名词还是专有名词。若被视作普通名词,其前则加冠词;若被视作专有名词,其前则不加冠词。属于此类的姓氏有Deviller、Destrée、de Lévis等。

  一般说来,人们之所以将某一工具或物品的名称用作某人的绰号,并非是将此人比喻成该工具或物品,而是指明该工具或物品归此人所有或为此人所常用。属于这一类的绰号姓有Barillet(或Barilleau,小桶)、Buffet(风箱)、Croc(或Crochet、Crochard,钩子,钉耙)、Cruchet(或Cruchot、Cruchon,小罐,小壶)、Cuvier(洗衣桶)、Gouet(或Legouet,砍刀)、Marteau(或Martel,锤子)、Pichet(有柄小口酒壶)、Piquet(或Picot、Picon,小镐)等。

  古时的法国人也经常采用住处附近生长的植物或所种植的作物的名字作为自己及后人的姓氏。这些植物或作物名既可以是统称,也可以是专称。例如,住在树林边的人姓Bois或Dubois,住在大树旁的人姓Delarbre,住在栎树旁的人姓Duchêne或Duchesne,住在梨树旁的人姓Poirier,住在黑麦田旁的人姓Ségal,住在蚕豆田旁的人姓Favière……

  在文明社会,人人皆有姓名。姓名是一种为满足人们的社会交往需要而产生的符号,它既是一种分类体系,又是一个博大精深的文化系统。顾名思义,姓名通常由姓和名两部分组成,对于姓(或曰姓氏)的研究则属于姓氏学的范畴。“姓氏学是专门研究人的姓氏来历、发展演变及其与社会文化之关系的一门学问,姓氏学又是与历史考古学、语言文字学、文化人类学、社会学、民俗学以及人口普查统计学等领域密切相关的一门交叉学科”(王泉根,2000:349)。

  很久以前,法国人就已经注意到了一些同胞在相貌、性情、行为等方面与自然界的各种动物有着相似之处,于是他们就不失时机地用某种动物的名字来喻指身边某些人。几乎所有在法国土地上生存的动物的名字都曾被用作绰号。在农村,源自动物名的绰号远比城市里多。此类绰号姓有Braque(短毛垂耳猎犬)、Lechat(猫)、Lane(或Lasne,驴)、Bouvet(或Bouvot,牛)、Mouton(绵羊)、Poulain(或Poulin,小马)、Lièvre(或Lelièvre,野兔)、Oursel(或Ourset,熊)、Lecocq(或Coquet,公鸡)、Colomb(鸽子)、Merle(乌鸫)、Bourdon(大黄蜂)等。

  从罗马帝国时代开始,法国这片土地就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国的移民前来定居。但直到20世纪初,法国移民的数量都不是特别大。两次世界大战使得法国人口急剧下降,战后的经济重建工作却急需大量劳动力。在此社会大背景下,大量外国移民涌入法国,掀起了一股移民浪潮。对于蜂拥而入的外国移民,法国政府采取了以“共和同化模式”(宋全成,2007:133)为特征的移民政策,具体表现之一就是对于入籍外国移民的改姓申请,法国行政法院通常持欢迎态度,以便他们更好地融入法国社会。一般说来,入籍外国移民姓氏的法语化主要通过语音同化和对译这两种方式来实现。

  这一类姓氏为数不多,较为多见的有Chaperon(或Chapron,戴帽者)、Chape(或Chappe,披斗篷者)、Cotte(或Lacotte,穿上衣者)、Heuzé(穿靴者)、Chaussé(穿鞋者)、Bottin(或Botton,穿长靴者)、Bure(穿粗呢衣服者)、Lépée(佩剑者)等。

  在确立之前,姓氏(准确地说是作为其前身的别名)很容易改变。例如,当一个人迁移到异地定居时,往往会拥有一个新的别名。即使当户籍制度于16世纪在法国各地建立起来之后,在教士和公证人眼里,姓氏的拼写依然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直到公民身份的管理彻底摆脱了宗教色彩而稳定下来后,姓氏的拼写问题才得到了应有的重视,因为姓氏的变更关系到个人身份的确认、罪犯的搜捕、赋税的缴纳、遗产的继承等。自此,承担着诸多社会功能的姓氏不得轻易改变。

  语音同化是最常用的外国姓氏法语化方式。出于对祖国文化的眷恋和对血缘关系的重视,外国移民一般都希望在某种程度上保留自己的原有姓氏,同时也要使之和谐地融入法语。具体做法就是保留原姓的词干,稍稍改变其拼写,使之符合法语的发音规则、看起来像法语词汇。例如,来自佛罗伦萨、于15世纪定居里昂的del Bene家族改姓d’Elbène,Nettoli家族改姓Netton;来自意大利、于16世纪定居下奥弗涅地区的Matharelli家族改姓Matharel,Richetti家族改姓Riquet;来自德国的Kleemann家族改姓Clément,Nagler家族改姓Naguillier,Solger家族改姓Saulier,Vogler家族改姓Fouclair,Witzel家族改姓Ficelle等(Dauzat,1988:352-353)。

  当一个平民因为战功等原因而被国王册封为贵族时,为了将这种荣耀体现出来,他通常会改变自己的姓氏。惯常做法是在平民姓氏的后面加上领地的名称,领地名前面冠有介词de。因此,对于平民和新贵族而言,de这个前置词便成为贵族的标志。随后,新贵族便舍弃原有的姓氏,而采用de加领地名作为新姓氏。例如,一个以Durand为姓的人成为贵族后,其姓氏随之变更为Durand de la Varenne。再后来,他便略去原有姓氏Durand,改姓de la Varenne。

  一个人在脾气性格、行为举止、业余爱好、婚姻家庭等方面的可爱之处或可恶之处均有可能使其获得一个生动、贴切的绰号。此类绰号姓有Courtois(有礼貌的,谦恭的)、Gentil(或Legentil,优雅的,和蔼可亲的)、Hardy(有勇气的,大胆的)、Mignon(娇小可爱的)、Mauduit(没有教养的)、Bruyant(喧哗者)、Sage(或Lesage,聪明的,明智的)、Fol(或Lefol,疯子,狂人)、Cornu(婚姻不幸者)、Sadoul(喝醉酒的)等。

  源自职业的姓氏多半产生于城镇,因为只有在城镇里手工业才会得到充分的发展,门类才会更加齐全。而农村居民基本都是农业工作者,只有极少数人从事与农业或日常生活紧密相关的手工业,如铁匠、织工、木工、泥瓦工等。属于此类的姓氏有Boulanger(面包师傅;面包店店主)、Chapelier(制帽工人;帽商)、Couturier(裁缝)、Fèvre(锅炉工)、Forgeron(铁匠)、Foulon(缩绒工)、Fournier(面包师傅)、Potier(陶瓷器制造者,陶瓷器商人)、Tailleur(裁缝)、Tuilier(制瓦工;瓦商)、Berger(牧羊人,羊倌)、Bûcheron(伐木工人)、Charbonnier(烧炭人,煤炭商)、Charretier(赶大车的人)、Faucheur(割草的人;收割庄稼的人)、Fauconnier(训练猎隼或猎鹰的人)、Moissonnier(收割者)、Vacher(牛倌)等。

  历史上,日耳曼部族曾多次侵入现今法国所统辖的疆土,其分支法兰克人更是一统高卢,建立了强大的法兰克王国,因此法国在民族文化形成的过程中自然免不了受到日耳曼文化的影响。而自基督教在法国确立国教地位到姓氏出现也历经近千年的时间,其教义早已渗透到法国人的心灵深处,制约着人们的行为,基督教文化从而成为法兰西文化的基石。姓名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法国的姓氏体现了日耳曼文化和基督教文化对法兰西文化的影响,具体表现就是相当一部分法国姓氏由最初源自日耳曼语和《圣经》的教名演变而来。源自日耳曼语的教名有Amélie、Bérenger、Charles、Drouin、Ferdinand、Gérard、Gide、Grenier、Guillaume、Léonard、Manon、Raymond、Richier、Rodin、Séguin、Thierry等。源自《圣经》或圣人名字的教名有André、Baptiste、David、Georges、Jean、Michel、Pierre、Simon、Thomas、Anne、Isabelle、Jeanne、Madeleine、Marie等。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卢旺达建筑
法国明星
塞舌尔科学
伊朗联赛